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青年汽车揭底:多地投建无果,莲花已破产,庞青年成老赖

新京报讯 (记者 蔡妍霏)“水氢发动机只需加水即可跑上千公里”引发质疑,被认为这就是一场骗取补贴的骗局。


事件也让公众关注到一家处于汽车领域边缘企业——青年汽车。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青年汽车曾在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贵州六盘水等多地设立青年莲花乘用车项目,但均未有一家成形,汽车项目毫无进展。


与此同时,因耗费巨资欲收购瑞典萨博汽车未果,青年莲花因资金链不足,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水氢燃料汽车被曝续航达千公里


据《南阳日报》5月23日在《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报道,青年汽车集团的水氢发动机在南阳市正式下线,称水氢燃料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能跑上千公里。报道还称,5月22日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到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时,为氢能源汽车项目取得的最新成果点赞。该报道刊发后,引发大众广泛质疑。


早在2017年,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总裁庞青年就曾对外宣布,公司已生产出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在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的状态下,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续航里程可达1000公里。2017年8月,青年汽车宣布全球首辆水制氢燃料电池卡车下线。


只加水如何能驱动燃料电池汽车?新京报记者在青年汽车集团官网查询发现,根据青年汽车官方的介绍,青年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水和反应物在一种“特殊催化剂”作用下产生氢气和水解产物。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有效解决目前氢能汽车推广过程中加氢站布局尚不完善,车载储氢系统成本较高等问题。


5月24日,根据媒体报道,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在接受采访时回应称,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成熟,不会延缓南阳项目进程。并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与此同时,青年汽车创始人秘书也对媒体回应称,正在开会,统一口径后回复。而南阳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则表示,目前已要求涉事集团负责人庞青年写情况说明。


外界对于水氢这一技术存在诸多怀疑,认为这就是一场骗取补贴的骗局,车加水就能实现续航千公里不太可能。


新京报记者对此今天致电多位新能源和动力方面的专家,欲采访对“水氢发动机”的看法,不过专家们表示“这事太热了,暂不评判”。有不愿具名的专家认为“水氢发动机”是偷换概念。


而全国燃料电池及液流电池标委会副秘书长卢琛钰则在朋友圈明确表示,所谓“水氢发动机”是青年汽车炒作出来的。“它的原理是镁粉和水反应制造氢,抄袭了广东合即得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向华博士提出的‘水氢’概念。鉴于青年汽车的骗补黑历史,此次所谓南阳下线,估计属于资本运作的无良炒作。”


南阳氢能源项目政府出资40亿元


资料显示,2018年9月,青年汽车与南阳市政府达成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同年11月14日,南阳邓州市也与青年汽车集团签订了双方氢能源汽车项目合作框架协议。


2018年12月28日,据《南阳日报》报道,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落户南阳市高新区,该项目规划产能为单班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新能源乘用车,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利税超百亿,可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可实现产值300亿元。而值得注意的是,该项目总投资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


当时,董事长庞青年在签约仪式上称,青年汽车于2014年开始全面布局以氢燃料电池和氢发动机为核心、氢能汽车为龙头、工业废气和煤炭地下气化制氢为保障、金属镁合金储氢和车载水解制氢为支撑、立体交通运营为目的“五位一体”的氢能汽车全产业链。尤其是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而此前,2017年,工信部曾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对包括青年汽车在内的7家公司骗补车企的行政处罚决定,包括撤销这7家汽车制造商生产骗补产品的公告,取消其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暂停这7家公司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并责成上述企业进行为期2个月的整改。


青年莲花多地投资建厂但未如期投产


青年汽车于2001年1月9日成立,注册资本10000万人民币。下设商用车集团、乘用车集团和汽车部件集团三大子集团,是一家生产、销售NEOPLAN客车、MAN重型卡车、莲花轿车及汽车零部件的综合性汽车工业集团,均由庞青年实际控制并出任法人代表。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多年间,青年汽车曾经在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贵州六盘水等多地设立青年莲花乘用车项目,但均未有一家成形。


2006年,青年汽车与马来西亚宝腾集团签署合作协议,正式进入乘用车领域。按照当时的方案,青年汽车集团与宝腾旗下控股的莲花工程公司合作,将共同推出多款涵盖轿跑、家轿、MPV、SUV在内的乘用车。同年,青年汽车宣布在山东泰安投资28.32亿元建立生产基地生产莲花汽车,产能15万辆。但直到2008年,该基地才投产出首款莲花轿车。2014年,这一项目因经营不善停产。


2009年,董事长庞青年公开表示,欲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使青年汽车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投资的地方涉及济南、泰安、连云港、石嘴山、鄂尔多斯、海宁、六盘水等,总投资计划444亿元。


2010年,青年汽车与宁夏石嘴山政府达成协议,计划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青年汽车承诺在石嘴山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等项目,石嘴山政府将为其提供拥有采矿证的煤矿。但在青年汽车进入石嘴山多年后,汽车项目毫无进展,但靠出售煤炭资源获利10亿元。


2011年8月18日,与宁夏石嘴山项目类似,青年汽车与鄂尔多斯市政府、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政府签订投资协议,投资90亿元在鄂尔多斯生产莲花乘用车,计划总共年销售548亿元,利税200多亿元。彼时双方协议约定,在青年汽车客车项目第一台整车总装下线后60天配置不少于1000万吨,剩余资源在项目弯沉厂房建设、设备进场安装、总投资完成50%后,鄂尔多斯市将配置给青年汽车6亿吨煤炭资源。


同年8月26日,青年汽车再与鄂尔多斯市政府、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政府签订投资协议,承诺在鄂尔多斯投资瑞典萨博汽车AB项目,计划投资200亿元,并计划形成年销售1126亿元,利税高达332亿元。这次双方协议约定,在萨博AB项目土建基础工程出零米、主要设备订购完毕后,鄂尔多斯市将配置给青年汽车集团AB项目的煤炭资源或开采矿权分别为7亿吨和6亿吨。


值得关注的是,在进行与鄂尔多斯项目的同时,为了寻求技术上的支持,青年汽车还在忙于收购瑞典的萨博汽车。当时有媒体报道,鄂尔多斯之所以引进青年汽车,也是源于对青年汽车能够成功收购萨博汽车的信任。


但后来,因收购瑞典萨博汽车失败,青年汽车在鄂尔多斯的生产线未能如期投产,从而鄂尔多斯市政府也未将煤炭指标配置给青年汽车。根据法律文件,鄂尔多斯方面以诈骗罪报案并获得立案。据一份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具的证明显示,“青年汽车宣称成功收购萨博汽车60%股权的前提下,三方才签订合作协议。而截至2014年1月20日青年汽车未在鄂尔多斯投资建设萨博汽车制造厂,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未给其配置资源。”


收购萨博未果 青年莲花汽车被破产清算


2017年8月,由庞青年控制的青年汽车集团旗下的乘用车子品牌青年莲花因资金链不足,新产品研发与更新停滞不前,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新京报记者看到,2011年6月13日,青年汽车曾联手庞大集团与萨博三方签订认购协议,不过在2011年11月9日,美国通用公司表示,不支持瑞典汽车公司将萨博汽车卖给中国企业的计划。因此,青年汽车、庞大集团及萨博签订的购买协议于2011年11月11日自动终止。2012年12月20日,萨博汽车宣布进入破产程序,庞青年收购萨博汽车也宣告终止。根据外界评估,在青年汽车收购瑞典萨博汽车期间,耗资将近5亿元。


与此同时,2012年,青年汽车集团与宝腾的合作协议到期,莲花工程公司的技术人员撤离,导致青年莲花在新车的设计和性能等方面竞争力不足,失去后续车型开发能力,车型销量十分惨淡。再加上青年汽车在此前的多项计划失败,2014年初开始,青年汽车出现资金短缺的问题,青年莲花陆续爆出工厂停产停工、项目瘫痪、拖欠工资。


在2015年,青年莲花尝试转型向新能源业务,当时,青年莲花将位于济南和杭州的两个生产基地改造成了电动车生产基地,拿到了数亿元补贴。不过后来,工厂因长期处于停滞状态被列为“僵尸企业”。


2016年6月,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被申请人浙江青年莲花、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杭州中院申请对上述两个公司进行破产清算。不过当时法院认为,被申请人仍在继续经营,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尚不符合破产清算的条件,故未能受理。不过新京报记者看到,在2016-2017年两年里,浙江青年莲花涉及几十起诉讼,因为经营不善及欠薪问题,早已列入多家金融机构的失信名单。


2017年7月,青年莲花的一家供应商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作为债权人之一收到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浙江青年莲花破产清算一案的通知,将于8月11日前向管理人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申报约964.99万元的债权。2017年8月,挣扎多年后,青年莲花汽车正式宣布破产。




天眼查还显示,青年汽车的司法风险高达641项,包括开庭公告106项、法院公告36项、失信被执行人30项、被执行人13项、司法协助24项等。目前庞青年本人控股企业共26家,担任法定代表人企业共49家,其中青年汽车集团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实控人庞青年本人因13次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也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新京报记者 蔡妍霏 图片来源 网络截图 编辑 张冰 校对 吴兴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