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中国汽车神棍史

1996年,这两天因为“水变氢”而大火的庞青年,彼时才刚刚跨进造车这个行当,不过当时被对方忽悠的不轻——他与北京北方车辆制造厂谈判合资成立了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生产高档豪华大客车。但是,由北京北方负责经营的该公司却逐渐走到了破产边缘。合作的四年时间里,换了4个总经理,到1998年底,合资公司总共才卖出8辆车,其中5辆属问题车。

在1996年元旦,号称手握“中国第五大发明”的王洪成被收容审查。这个只有小学四年文化水平的哈尔滨公交车司机,在那年头竟然能惊动41位科技界的政协委员联名提出议案,要求各部门在全国范围内调查其“水变油”项目生产及使用情况。

这可能是“水变油”这个百年老骗局在全世界范围内成果最“显著”的一次。

最后侦办王洪成案件的,是黑龙江省公安厅和哈尔滨市公安局成立的联合小组。在关于这起案件的报告中有这么一段话很有意思:“根据公安部通报的情况,已有十几个省上百家单位上当受骗,调查工作量将会十分浩大。加之王洪成在经济活动中以合法的身份出现,得到了许多地方单位领导的支持;……案情十分复杂。”最后的侦查仅“从中选出三件王洪成犯罪比较明显的线索作为主攻方向”。

本来只是个民科招摇撞骗的案子,但是看这段描述还以为破获的是最近热播的《破冰行动》这样的毒品大案呢。

不过这个“水变油”案的影响可不比当年很多刑事大案差。有记者披露王洪成诈骗4个亿,很多人因受骗投资破产跳楼自杀。甚至于连《经济日报》都被骗的不轻,刊发过4000字长文,高度赞誉王洪成的“水变油”专利是“中国第五大发明”。当年还在石油工业部科技管理部门工作的齐敬思每天都会接到全国各地询问这种技术的电话,甚至还有个别人用极为强硬的口气质问:“海水都能变石油了,还要你们那些油田和石油工业部干什么?”

虽然早在1997年10月23日,王洪成就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但“水变油”的闹剧却一直没有停息。直到2005年,王洪成“发明”的“洪成基液”(或称“水基燃料膨化剂”,用少量基液加入水中,就可以变成“水基燃料”)被浙江金义集团的老板陈金义拿来发扬光大,他和工程师王先伦开发的一种名叫“金伦油”新型高能燃料,真正实现了“水变油”。

这个陈金义后来的故事虽然没有王洪成那么惨淡,但也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本是全国优秀青年企业家、浙江省政协委员、杭州十大杰出青年、新长征突击手等等荣誉加身的他曾经在2000年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35位,在建国五十周年的盛大庆典上还作为浙江省私营企业的代表,应邀登上天安门观礼台。但是仅仅六年之后,他的名字就登上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老赖”名单。

事后很多传闻都将陈金义的破产原因指向了斥巨资投入“水变油”项目,但其实在这之前,投资房地产、高速公路、酒店、饮料、中文搜索引擎的超长战线就已经把他拖下了水,而这个看上去很玄妙的“水变油”,当时是陈金义眼中一根看上去结实的救命稻草。

直到2007年,负债近亿元的陈金义被传出了出家遁入空门的消息。同样是在杭州,这一年的庞青年意气风发,他在萧山开发区的青年汽车生产基地规划通过了审批。在这之前,青年汽车的生产基地已经在山东济南、山东泰安、江苏连云港遍地开花。而在他的汽车版图上,还标上了贵州六盘水、内蒙古鄂尔多斯、宁夏石嘴山和浙江海宁。当时的庞青年肯定不会想到,12年后自己的事业走向会和同是浙商的陈金义有那么几分相像,甚至最终都落到了“用水驱动车”这个看似玄学的课题上。

和同样是浙江汽车界代表人物的李书福相比,庞青年一直走的是“高举高打”路线。

虽说刚造车就被忽悠的不轻,但是庞青年却咬定了只要走高端路线就能够成功的路数。他自筹资金900万元成立金华尼奥普兰汽车公司并与德国尼奥普兰直接进行技术合作。

这一年是1999年,也正是从这一年的国庆节开始,在国人的日历上出现了“黄金周”这个难得的长假期。“黄金周”对于旅游市场的刺激不必多言,而在当时,国内游客的主流出行方式无非两种——火车或者长途客车。

可以想见,当时像尼奥普兰这样坐着舒服还有空调,行驶无比平稳的长途客车对于游客们的吸引力有多大。虽然当时的一辆尼奥普兰售价动辄百万,但是对于长途车老板来说那是非买不可的吸金利器。在尼奥普兰的巅峰时期,庞青年的豪华客车占据着全国70%的份额。

下重注赌赢了的庞青年此时已经把目标从客车转向了轿车。2004年,庞青年通过入主贵州云雀获得了生产乘用车的“准生证”。虽然有了资质,但庞青年并没有立即上马乘用车项目,庞青年还在等待一个机会,他在等英国莲花。

2008年1月9日,青年汽车与英国莲花工程在北京华彬庄园高调发布青年莲花首款产品竞速。其原型车是在2006年北京国际车展莲花展台上亮相的Gen-2,那是莲花汽车的姐妹企业“莲花工程”开发的第一款轿跑车。

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庞青年不停地挥舞手臂,完全脱稿即兴演讲,尽管他浓重的浙江口音,让台下嘉宾们听起来费力,但他所传递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毕竟这四年没白折腾。

庞青年不断重复的一句话是:让中国老百姓用最少的钱买世界上最好的车。这口号可以说比李书福的“造中国老百姓买得起的好车”更上一层楼。

不过当时青年莲花一出手,就遭到了路特斯的强烈反对。虽然当时的路特斯和莲花工程都属于宝腾旗下,但是双方的业务领域并没有太大交集。在消费者看来,我花了几万块钱的车和那价值百万的跑车挂得都是“LOTUS”标志——顺带一提,当时青年莲花不仅注册了“莲花汽车”还把“LOTUS”的英文名也顺道注册了,逼得2011年路特斯进入国内的时候把中文名带LOGO一块换了。

这边青年莲花的事情刚起步,另一边庞青年还盯上了破产的萨博。不过这次,他却碰了个相当大的软钉子,不仅收购没成功,而且庞青年为萨博支付并为外界所知晓的就有1300万欧元工厂建设费用、7000万欧元过渡性贷款、1100万美元过桥贷款、500万美元税收资金以及2000万欧元的工资款。总共亏了约9亿人民币。

这件事最后的结果则更精彩,看上去亏出血的庞青年拿着这个项目走访全国,四处宣传要建立汽车生产基地。2010年宁夏石嘴山给青年汽车伸出了橄榄枝,虽然青年汽车承诺注资267亿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然而,3年后石嘴山汽车项目“见首不见尾”,配套给青年汽车的煤矿却被卖了,变现金额高达10亿元。也就是说,庞青年这一进一出还净赚了一个亿……

同样的戏码,青年汽车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又复制了一次。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协议中,青年汽车不仅被允许在鄂尔多斯投资建厂,并且获得了鄂尔多斯政府分配的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指标。

青年汽车转手就将这13亿吨的煤炭指标卖给了亿佳合公司,并且收到了亿佳合公司的2亿定金。如果交易完成的话,青年汽车即便不造车,也能通过卖煤炭指标挣31亿。当然,这一切都有个大前提,那就是青年汽车成功收购萨博。

这一年对于庞青年来说命运多舛。“双11”这天,青年汽车、庞大集团及萨博签订的购买协议自动终止。在这条反应链上,青年汽车那价值31亿的煤炭指标也同时沦为泡影。

还有一条反应链也在将青年汽车推向深渊。2011年7月1日,京沪高铁正式通车。随后大规模的高铁线路投入运营终结了豪华长途车的黄金时代,也让青年汽车最大的资金来源逐渐陷入枯竭。

青年汽车“成也大环境,败也大环境”。但是这遭风风雨雨却让庞青年成为了在各地政府间长袖善舞的热门角色。

2012年4月,青年莲花L5在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360度飞火流星”时,保险杠突然撞到轨道旁的护栏,整个车辆在高空中旋转了180度,紧接着车尾朝下坠地。造成了车手和一名记者轻伤。但当时的庞青年顾不得捋清这次事故的脉络,而是在忙着和南阳市政府打交道。

虽然当时庞青年和南阳市政府聊得不错,但青年汽车真正与南阳市政府订合作,也已经是2018年的事情了。

在这六年时间里,追在庞青年身后的是合作过的各地政府不断与青年汽车解除合作关系,以及大约12.5亿元的债务。而庞青年在这段时间里面则是不停地切换赛道追着政策跑,2014年的时候,他瞄准的是纳米碳锂物理电池。充满电只需要5分钟,而电池寿命长达十年,并以此向政府申请了8.9亿的补贴。不过很快,大家就发现青年出售给上海巴士公交的 245 辆新能源汽车的实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而2017年他盯上的氢燃料电池客车,最高补贴可以达到每辆50万元。

如果不是水氢燃料汽车这两天上了热搜,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南阳这个中原地区最大的县级市会投资40亿和1000亩土地给庞青年的氢能源汽车项目。不过据庞青年接受采访时说,南阳市政府实际只支付了9800万元注册资本,目前40亿元资金未到账。不过这并不是南阳市第一次以如此资金规模投资汽车创新项目,之前一次还是在2016年。据南阳市交通局当时发布消息显示,南阳市与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计划成立南阳巴铁运营公司,负责巴铁项目的建设、运营、管理,同时,南阳巴铁运营公司计划投资人民币100亿元用于巴铁应用线的建设、机车购置、站台建设、人员培训和运营公司运营管理。

至于巴铁,那可是当年“震惊国外媒体”的国内最先进交通科技。比庞青年的水氢燃料汽车“网红”多了。

撰文//万湑龙 图片//网络


不想再错过有趣有深度的好文章?

快把名车志Daily设为星标吧!

保证你不会失望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